当前位置:蚣坝挖水网 > 文体 > 吴昕在综艺中当着父亲面痛哭戳中了观众什么?

吴昕在综艺中当着父亲面痛哭戳中了观众什么?

作者:匿名 时间:2019-10-07 13:42:25 人气:1608

第六篇讲话

新京报记者 刘怡

吴昕在谈到大龄女性寻找另一半的困境时流下眼泪。图源网络

这的确是社会中许多青年人的真实写照,尤其对于女性来说,更早地预见到职业的天花板问题,在孤独的生活中找不到情感沟通的方式。这些苦恼虽然不外显于生活的困苦,但的确是每个人在思考生活意义时艰难翻越的大山。然而在不少人眼里,有了一些金钱或者值得被追捧的美貌,就足以令他们忽略一个人的内心与价值,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难道不是一种偏见和对他人价值的贬损吗?

而这一次的《我家那闺女》,迄今为止引发的最大热议,就是吴昕在节目中哭诉事业受阻触发了不少网友关于大龄女青年职业发展问题的探讨,尽管她远远没有朱雨辰妈妈掀起的浪大,但我们还是要感谢吴昕把自己最软弱的一面展现出来,勇敢地把这个问题提出来供大家讨论。这比起急于在节目中作秀立人设的嘉宾来说,才是做到了观察类节目的本质。

担任国家医疗保障局首任局长的胡静林出生于1964年6月,安徽歙县人,1987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8年8月参加工作,中国人民大学工业经济系、劳动人事学院研究生毕业,获经济学博士学位。

去年在《我家那小子》中朱雨辰和他的妈妈是当之无愧的“中心人物”,由朱雨辰妈妈发表的一系列关于“为儿子择偶”、“妈宝”的言论,激起了大量的讨论,甚至可以说是铺天盖地的“指责”。婆媳矛盾、妈宝男、父母过度干涉恋情、溺爱子女、女性自我……几乎所有关于亲情和两性的热点话题都被同时触发,在现实中很难找到这样的案例和“机会”,能使得这些长期存在于现代家庭的问题一次性被释放,于是节目在一开播就处在了风口浪尖,最后以朱雨辰中途退出节目录制而告终。

湖南卫视近期推出了《我家那小子》的姊妹篇《我家那闺女》,节目模式依然是由明星的爸妈坐在录影棚内,观察孩子的独居生活,进行实时点评。只是,这次节目的主角从男明星变成了四位女明星,主持人吴昕、女演员袁姗姗、游泳运动员傅园慧和蹦床运动员何雯娜,而观察者也清一色邀请了爸爸。从节目本身来说,并未有实质的改变和突破,但是每一期的核心话题依然或多或少地引发了观众的讨论。

对土耳其民众而言,经济危机他们经历了太多次,几乎每十年他们都会遇到一次,生性乐观坚韧的土耳其人可以将之付诸笑谈;真正让他们愁眉紧锁的是,这个国家将会去往何方。

有人说吴昕作为一个女明星,衣食无忧,享受鲜花和掌声,以及高于大多数人的财富积累,有什么可哭的呢?有什么可同情的呢?这样说自然是把人看得过于单薄了。在满足生活的基本需求之后,我们思考的最重要的问题,就是自我价值和情感沟通。吴昕把自己最焦虑的两个根本问题赤裸裸地告诉了大家,一是从小品学兼优的自己在踏上社会努力工作后迟迟得不到认可,长此以往开始对自己产生了质疑和失望;二是由于性格原因以及公众人物的关系,无法自由地、坦然地去寻找人生伴侣,或者说并不顺利,甚至有时候与男明星正常的互动也会招致粉丝的攻击,这使得她更加不敢去释放自己的情感。

此外,“丰乐山水·醉美洽舍”中国徽州第三届张金古道越野跑山赛将于10月20日-21日在洽舍乡举行,氛围热闹的篝火晚会、激情热血的赛事活动与洽舍独有的秋色融合在一起,别有一番韵味。

儿童泳衣。杭州市消保委供图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5月21日报道,特朗普抱怨的是福克斯电视台最近在黄金时间档邀请了多位民主党嘉宾,以至于他开始质疑福克斯的忠诚度。报道称,特朗普20日在宾夕法尼亚州的一次集会上发表讲话,特别点名批评了福克斯。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些综艺节目的镜头把我们一直困扰在内心的问题放在了聚光灯下,通过公众人物和节目的编排迫使观众去重新思考和正视一些“小问题”,让我们有机会知道这些问题并非是“我的矫情“,也不是“不值得一提的小事”,更不是“天然如此的大道理”,它的确是存在在一群人、一代人和一个社会内的“大问题”。

图文资讯

精选

最新文章